信邦制药(002390.CN)

誉衡药业困局:大股东陷破产重整,并购后遗症频发

时间:20-07-17 21:51    来源:和讯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刘可 7月15日,誉衡药业(002437,股吧)(002437.SZ)发布其半年度业绩预告。公告显示,受益于出售资产,公司预计实现净利6.5亿-6.8亿元,同比增长179.83%-192.75%。但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誉衡药业预计亏损4000万-6000万元。

誉衡药业将业绩亏损归咎于新冠肺炎疫情,称“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公司及行业上下游延迟复工,人员、物流受限,产品需求下降,公司一季度经营业绩较去年同期出现较大幅度的下降。”

但誉衡药业面对的问题,显然并非如此简单。

大股东破产重整

近日,誉衡药业公告了公司控股股东誉衡集团的破产重组相关情况。公告信息显示,誉衡集团债权人以誉衡集团无法清偿到期债务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为由,已向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对誉衡集团进行破产重整。目前,誉衡集团已进入破产重整程序,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深圳分公司已对誉衡集团所持公司股票进行保护性轮候冻结。

根据公告信息,截至2020年7月3日,誉衡集团持有上市公司的7.07亿股中,处于质押状态的股票数量为6.70亿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总数的94.64%,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30.46%;另外,誉衡集团所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全部处于司法冻结状态。

誉衡集团现如今的“资不抵债”或与其在2017年收购另一家上市公司信邦制药(002390)(002390,股吧)股权直接相关。誉衡集团的全资子公司西藏誉曦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藏誉曦”)在2017年以每股转让价格8.43元总计30.24亿元的收购价从信邦制药原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张观福手中收购信邦制药21.04%的股份。

信邦制药2017年5月23日发布的《西藏誉曦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关于深圳证券交易所对本公司问询函的回复》公告显示,西藏誉曦30.24亿元实缴资本和增资款来源为誉衡集团自有或自筹。

其中14.24亿元主要为誉衡集团自身经营业务所得、投资所得以及质押誉衡药业股票所得款项,根据公告,其中4亿元为誉衡集团向天风证券资管计划质押所持誉衡药业8100万股股份所得,质押期一年,年利率为5.90%。

另外16亿元则为誉衡集团的借贷资金,贷款方为中信信托有限责任公司,贷款利率为年利率8.8413%,每期贷款期限不超过36个月且不能展期。誉衡集团实控人朱吉满、白莉惠对上述债务提供保证担保。

根据誉衡集团提供的还款计划说明,誉衡集团的本次收购资金相关的借款到期后,其归还资金来源主要为上市公司誉衡药业和信邦制药的现金分红、誉衡集团自身经营所得、誉衡集团实际控制人控制上市公司誉衡药业超过66%股份,择机减持誉衡药业部分股份所得、誉衡集团通过发行公司债、中期票据、可交换债等方式获得资金、誉衡集团处置持有的京东金融的股权投资及其他投资项目可回收本金和收益。

但是无论是信邦制药还是誉衡药业,两家上市公司的股票价格走势都不及预期。wind数据显示,自2017年5月至2020年7月17日,信邦制药跌幅达52.64%,自2018年5月7日股价达10.42元/股后,更是一路下行至3.36元/股,截至今日收盘跌至4.78元/股。誉衡药业的二级市场表现也不佳,2017年至2020年间股价接连下挫,最低曾跌至2.40元/股,今日收盘价为3.90元/股。

在誉衡集团成为信邦制药实控人后,信邦制药的经营状况也未见明显起色。信邦制药年报显示,其2017年至2020年三年间,营业收入分别为60.02亿元、65.80亿元与66.5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19亿元、-12.97亿元与2.36亿元。

在彼时收购信邦制药股权时,誉衡集团2016年底的账面资金为33.57亿元,借款与应付债券就已达78.51亿元。显然,誉衡集团因收购信邦制药股权而承担了巨大的资金压力。

并购后遗症

誉衡药业多次在公告中表示“与誉衡集团在资产、业务、财务等方面均保持独立,誉衡集团进入破产重整程序不会影响公司的正常经营。誉衡集团不存在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的情形,公司不存在对誉衡集团违规担保等侵害公司利益的情形。截至目前,公司经营状况正常。”但誉衡药业实际上也是危机重重。

誉衡药业2019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净利润为-26.62亿元,同比下降2214.30%,经营业绩大额亏损的主要原因是计提商誉减值准备26.15亿元。在回复深交所的问询函中,誉衡药业将子公司经营不善,业绩下滑归咎于医药监管机构政策变革所带来的医药行业政策环境变化。

誉衡药业表示,受两票制政策、医保控费等多重政策因素影响,公司以前年度收购的全资子公司上海华拓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华拓”)和南京万川华拓医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万川”)、山西普德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普德药业”)主要产品销量及价格不断下降,经营业绩大幅下滑。誉衡药业分别对普德药业、华拓万川计提10.27亿元和15.87亿元商誉减值准备。

誉衡药业可称为生物医药企业中最热衷于投资并购的企业之一,自2010年上市以来誉衡药业共成功发起13次并购。上市公司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誉衡药业商誉账面原值高达33.36亿元。

2019年11月28日,誉衡药业发布公告称将持有的澳诺(中国)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澳诺制药”)100%股权以人民币14.20亿元交易价格出售给华润三九(000999,股吧)。

誉衡制药表示出售澳诺制药的股权是为降低公司资产负债率,所获资金也可助力公司与战略投资人共同聚焦生物药战略领域的快速推进。其表示“本次交易所获资金可优先偿还公司债务,降低资产负债率及财务费用,改善债务结构,确保公司现金流充裕,应对经营业绩压力。”

但事实上,在誉衡药业旗下35家子公司中,澳诺制药利润贡献率排名位居前三,且业绩处于增长态势,在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澳诺制药的净利润分别为9391万元、1.09亿元、1.48亿元与7198万元。

较之2018年年末,誉衡药业的短期借款增加8.84%,达16.78亿元,占总资产比例26.19%,但货币资金仅有13.12亿元。誉衡药业在2019年年报中表示,澳诺制药的股权转让款,将其中部分资金偿还了公司前期发行的中期票据,降低了公司财务风险。此外,剩余资金可为公司后续生物药研发等日常运营提供一定的资金支持。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

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