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邦制药(002390.CN)

益佰制药'百亿计划'折戟由盛转衰 大股东'抽血'公司花样百出

时间:20-08-26 07:18    来源:金融界

7月30日, 贵州益佰制药股份有限公司(600594.SH,下称“益佰制药”)公布了2020中报,上半年公司营收下滑8.5%至14.7亿元;归属净利润1.2亿元,同比增长18.4%。

业绩看似尚可,实际上其营收创2015年以来中报新低,净利润已倒退至2013年的水平,增长主要还是得益于前两年的净利润大幅下滑至较低水平。

与业绩一同大规模收缩的,还有益佰制药的野心。如今公司已不在公开场合提及“百亿医药企业集团”计划;继此前转让部分子公司后,今年上半年,益佰制药停止了少数在建工程,固定资产也进一步减少。

实控人延期解质

2020年中报季,益佰制药不仅早早披露了财报,还高调宣布分红,“拟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3元(含税),合计拟派发现金红利2.4亿元”。

分红规模超过同期净利润一倍,资本也闻讯赶来。8月初,益佰制药的股价升至8元/股,创下一年来新高。

实控人窦啟玲顿时如释重负。通过今年的两次分红,实控人及女儿、副董事长窦雅琪可获得1.1亿元的现金。同样令人焦头烂额的高质押问题,窦啟玲也借此契机暂缓处置。

8月21日,实控人便通过上市公司宣布股票质押延期购回,截至当日,其股权质押比依然高达79.36%。

2019年下半年以来,公司股价多在7元/股以下浮动,这比2004年14.4元/股的发行价已经腰斩,且屡屡触碰窦啟玲的平仓线(6.61元/股)。

为了防止平仓危机,实控人在今年1月与5月,分别解质了632万股、586.8万股,并计划后续继续解质。经过两次解质,窦啟玲所持股份的质押率从以往的近100%,逐步下降至79%左右,但仍超过警戒线。

留给窦啟玲的时间不多了。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不断有股民问及公司打造“百亿医药企业集团”的具体计划。很快,投资者或许会发现公司的重心并不在此,业绩也并未出现实质性提升,平仓危机或继续袭来。

“百亿”计划折戟

公开资料显示,益佰制药上市于2004年,主要布局于恶性肿瘤、心脑血管和呼吸系统疾病这三个中国死亡率最高的病种,尤其以抗肿瘤药为核心。

益佰制药的“百亿医药企业集团”计划源于2014年,彼时公司被贵州省政府纳入产业规划,进行重点培育,并计划用3年时间实现大跨步发展。2014年前后,益佰制药收购了女子大药厂、长安国际制药、中盛海天制药等公司。

“益佰制药是一家以销售见长的制药企业,创始人具有丰富的医药销售经验。相比强大的营销能力,公司在研发上有一定短板,要实现规模化发展只有通过并购。”《每日经济新闻》援引医药人士受访时表示。

但并购令公司不堪重负。2018年,益佰制药因商誉减值及销售收入下滑,归母净利润亏损超7亿元;直到今年上半年末,公司商誉仍达到7.72亿元。

2017年,益佰制药营收增长,从往年的两位数放缓至个位数。2019年其营收出现负增长,直到今年上半年,这一问题依然无解。

颇为讽刺的是,根据贵州省政府的计划,2017年,益佰制药率先被培养成100亿元级医药大集团,贵州百灵和信邦制药(002390)则计划分别成为50亿元级、20亿元级的医药集团。

而就目前的数据来看,仅有益佰制药尚未完成上述目标,近两年总资产维持在55亿元左右,与2014年相差无几;而资源与起点远逊于益佰制药的信邦制药早已完成反超,从2016年开始总资产就维持在百亿以上。

规模继续收缩

从益佰制药最新动作来看,公司总资产或将继续收缩。

近两年来,益佰制药出售了淮南朝阳医院与灌南县人民医院部分股权,使得公司营业成本进一步缩小,也为今年中报的净利润上涨埋下伏笔。

受益于股权转让款到账,今年上半年末,公司货币资金从去年同期的10亿元,增长至15.66亿元;但在此背景下,公司仍在对外借债,同期一年内将到期的债务达到7.89亿元,相比去年同期增加2.65亿元。

与此同时,益佰制药固定资产规模不断减少,2018年上半年至2020年上半年,分别为15.44亿元、13.4亿元、11.76亿元。公司还在缩减在建工程——因变更募资用途,今年5月益佰制药收到问询函。

“公司将原本用于‘民族药业GMP异地改扩建项目’的1.51亿元用于永久补充流动资金,违反了相关规定;2014年至今,公司多次使用闲置募集资金临时补流。”上交所要求益佰制药说明上述情形合理性、是否存在支付给关联方的情形等。

益佰制药表示:“公司理气活血滴丸、心胃止痛胶囊、马兰感寒胶囊、疏风散热胶囊、强力枇杷露等传统医药产品近年来销售规模持续萎缩,现有生产的产能利用率都非常低。”

而这只是公司销售不畅的一个缩影。疲态在2019年便已通过存货周转率表现,彼时这一指标为1.91倍,在医药行业上市公司中排名倒数30%;而在这之前的三年,公司存货周转率均超3倍。

2020年上半年,益佰制药存货周转率已降至0.76倍,创上市来新低。

与之相对应,公司存货从2018年的3.59亿元,增加到2019年的4.11亿元,再到今年上半年末的4.45亿元;颇为蹊跷的是,应付账款却在不断走低,分别为1.93亿元、1.39亿元、1.1亿元。

但年报并未对此解释,半年报称“主要系本期合并范围变化所致”。

实控人“抽血”公司

益佰制药自顾不暇之时,还要直面来自大股东的抽血。

今年2月,上交所对实控人窦啟玲及相关高管予以公开谴责,因其占用公司资金买家具事件,“控股股东非经营性资金占用数额较大,占用时间长达6年,且占用资金大部分为上市公司募集资金,情节严重。”

上交所还指出,益佰制药2013年至2018年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通过与第三方签订虚假工程合同,2013年虚增固定资产270.9万元,虚增在建工程1510.5万元,2014年虚增在建工程1513万元。”

前述质押、分红也成为实控人“抽血”的工具,除此之外,上市公司曾在2018年斥资1.62亿元,高溢价购买实控人6套房产。大股东的不务正业为公司埋下了重重隐患——

企查查数据显示,益佰制药自身风险达到75条,主要由今年8月公司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被法院强制执行、信息披露虚假、公司因买卖合同纠纷被起诉所致。

更为棘手的是其高达353条的关联风险,主因为子公司福州益佰、福建益佰、安徽益佰被注销,北京益佰经营异常,绵阳富临被行政处罚,及多家子公司被起诉等。

今年6月,裁判文书网公布《李某受贿、单位受贿一审刑事判决书》,曾担任淄博矿业集团有限公司中心医院副院长、双某分院院长的李鹏在2012年10月至2015年7月,收受益佰制药、山西华卫药业有限公司原业务代理王某给予的注射用泮托拉唑斑蝥酸钠维生素B6和斑蝥酸钠维生素B6注射液、红花注射液回扣29.7万元。

上述事件的影响几何?未来公司拟采取哪些措施来回报广大投资者?《投资者网》近期就相关问题联系到公司方面,但始终未获回复。